那个你爱而不得的人,最后怎么样了

浏览:45   发布时间: 08月18日

两年前在一个闲扯群里遇见小A。

当时一些杂七杂八的人汇聚聊天室,多大年纪什么行业的都有,谈天谈地,有时候会针对一件事聊的热火朝天,有时候也会因为一些不同的观点吵得不可开交,因为男女比例相仿,多数时间也会开些暧昧的玩笑,有比较开放的姑娘,也有总爱开车的老污机。

唯独小A,他也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,幽默且不跟风,很多事上又有着自己的独特见解,有的美女在网络上对他个人有好感,总是@他,他也一笑而之,礼貌相待,能融入到大家的言谈里,却若即若离,又像青莲一样淤泥不染,这也算是在虚拟里呈现的个人魅力吧。

与他相熟是一次谈到感情的问题,大家聊到男女朋友之间从恋爱到婚姻,都需要什么因素,不管到哪一步,除了物质基础以及双方性格融洽,还需要什么。有的聊友说是双方共同的经历和习惯,各自父母的和睦,有了孩子后的羁绊。也有的嗤之以鼻,说当下离婚率这么高,有了孩子又能如何,说不准哪天谁就绿了谁,要么就是厌倦了,花花世界诱惑多的数之不尽,信息时代人人接触的又多,尤其年轻人,都活这一辈子,没几个人愿意甘愿什么。谁又能说的准,更别提谈恋爱了。

这个时候小A说话了,他说:“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爱情,若是我爱一个人,只要不是世界末日,只要不是她背叛或是不爱了,那么不管什么因素,我都要和她在一起。”

当时聊天室里沉寂了几秒后,意料之中的不屑纷纷出现。网络言论自由,除了男的谦让有好感的小姐姐,理所当然的谁也不会顺着谁,有说他幼稚的,有说他该不会是没成年吧?说他没结婚不知道婚姻是什么的,说他单纯不经世事的,说他想的简单的。说他虚伪做作的,说他故作清高的,一阵阵过来人的教诲,以及看透了男女之事的忠告。夹杂着凑热闹的声讨,铺之而来。小A没有回复,之后大家又开始针对此事争相锋芒各抒己见。没人再去理他。

甚至在我没加他好友之前我都认为这多半是个小孩子。平常的真知灼见只不过是伪装的成熟,但是我错了,有的人真的不管多大,感情上面都犹如一张白纸,感性而渴望。

当时聊天室的人他们说的都对,两个人在一起,是势均力敌,是愿打愿挨,是和睦共肩,是有所需求,是合适,是很多情况所致。

但是,除了小A,没有人说是因为爱。

似乎这个时代,爱情是稀有物种,是所有人年少不知事的经历,是懵懂和幼稚的产物。衡量爱情的不再是各自多么的喜欢,多么的爱,而是很多外在的因素,都说爱情就像咬了一口的苹果,接触到柴米油盐,便会慢慢腐烂。这我不否认,大部分情感的基础都是物质,都是条件适合,如果两个人在一起每每风霜雨露,相信也不会走的长远。

在年轻时我们也都或多或少经历过那种青涩感情。由心底发出的喜欢,对爱人的向往,不顾一切也要在一起的冲动,如果那时候神父问起,你愿意娶或嫁给这个人吗,不管贫穷富贵,生老病死。我相信那个时期的两个人说的“我愿意”在当时的情感下绝对含金量十足。

出于那时缅怀的心境,与好奇,我加了小A。

同意好友申请后,我没主动说话,他也没有,就这样好友列表里有着位置却并无交流,我竟非常喜欢这样的形式,不必加了就上来寒暄,也没有目的性,我对你感兴趣,你也不排斥,那就什么时候我们都想说话,再交流。

第一次窗口聊天,是他在动态里发了一条很文艺也很伤感的说说,引用了仓央嘉措的“最好不相见,如此便可不相恋。”

我便按捺不住好奇,开玩笑私密问他:失恋啦?

五分钟后回答了我一个字:是。我安慰他分分合合人间常事,何必感伤。他说他的经历属于特殊,不配与正常感情相提并论,我问他可以讲讲?然后他便对我讲了自己的故事。

小A出生在一个小城市,说算的上是一个市,其实也就跟县城差不多,生活节奏缓慢,普遍收入也不高,多数安逸,年轻的都往外跑,他也想出去看看,可是却因为单亲母亲身体不好,就留在这里,一边照顾妈妈,一边工作。

因为自己的生活和处境,也一直没正经交过女朋友,也贪玩过,堕落过,最后安于现状的按部就班,没什么圈子,也没什么爱好。直到有一天他遇上了一个女生。

很普通的遭遇,网恋,说来也好笑,年轻时也谈过恋爱,可是却没体验过爱情的滋味,最多是拉拉手,或者是朋友们之间的攀比,以及对异性的好奇,却不明白真正的两个人是什么概念。没曽想真正的喜欢上了一个人,是在网上。或许是照片的动人,也或者是声音的好听,以及网络的神秘,就这样他被吸引了。两个人无话不说,从早到晚,仿佛找到了互相的精神寄托。

但他并不想继续维持在这样的一个状态,他便偷偷的去了她的那个城市,到了以后想着给她一个惊喜,但她知道后似乎并不高兴,反倒特别生气。跟小A发了一通火,但还是答应了见面,小A不明所以,依然带着满腔热情的等她到来,两个人见了面,也在一起吃了饭,小A看着心上人觉得这就是他生命中注定的那个人。

因为工作和家庭原因,小A回到了自己的城市,见过她以后自己仿佛找到了前进的动力,脑海里幻想着两个人的未来,距离在小A眼里从来不是问题,他一直都认为,所爱隔山海,山海皆可平,只要两个人愿意在一起,那便是最好的。小A奋力的工作着,希望能有所突破,给爱的人创造一个好的环境,期待着早晚有一天会相濡以沫,但是从回来后,在聊天时对方却时常心不在焉,还提到过想退回去,小A以为是从网恋变成了异地,受不了这样的相思之苦,所以才这样,其实自己何尝不是,但小A不想因为这样的就放弃,他憧憬了很多两个人在一起的未来。虽然未承诺什么,却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着。

听到这里,我脑子里出现了两件事,一,小A很单纯,却也很幼稚,二,那个女生有问题。

果不其然,有一天不知怎么了,女生坦白了一件事,就是其实她结婚了,并且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。但是她的婚姻却不幸福,男方出轨,被发现后变本加厉,经常家也不回。所以在寂寞和痛苦的时期下,认识了小A。但为了女儿她不可能怎么样,无论道德还是伦理或是亲情束缚,但是却贪恋小A对她的好和关心,发现小A越来越认真了以后,特别恐慌,不希望伤害他,希望小A忘了她。

然后就删除了所有的联系方式,小A痛苦不已,所以的情绪交替在一起,写下了那段说说。

一段孽缘,却也没什么新意。我听到这里突然索然无味,也对他失去了兴趣,一个痴心不经世事的傻小子,和一个没那么好却也没那么坏的可怜姑娘,最后安慰他道,你如果认为不值得,就慢慢看开吧。很多时候爱而不得的原因太多,早一点断也早一点释怀。小A便没有再回复,我就这样当了一回听众。

我以为我和小A的交集到此结束,没想到一年后我的窗口突然弹出了他的消息,我最反感的寒暄出现了,他问我近来如何,我说一切都好。想到他终于活成了世俗的样子,谁都如此。就在我这样认为的时候,他对我说他母亲过世了,我刚想说节哀顺变,他话题一转,说他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后就辞掉了工作,来到了她的城市。

我讶异于这个人为何对这份感情还不放弃,哪怕骗了他,怎么就是放不下。这是傻还是执着?他对我说,白哥,(我的网名叫扭白,不是牛掰的谐音,我没那么个性,而是扭转黑白的缩写)我忘不了她,忘不了我们在一起时候哪怕她对我笑了一下的好,都会让我记得一辈子。

这是个深情且愚蠢的人啊。

我问他是怎么想的怎么打算的,他说他也没什么打算,母亲过世后身上的责任没了,悲伤之余除了她也没什么牵挂的,所以就想哪怕离她近一点,哪怕能看到她一眼。我说你这无论如何也是在破坏别人的家庭,别管人家里怎么回事,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你知道了还参与,这就是你不对了。他沉默了许久,对我说,我不会做什么。我已经没有家了。

至此,再无言。

两年后的今天,他的动态更新了。是一位台湾诗人的一首诗。名叫《静水深流》:

我认识一个人,他十九岁时爱过。

在三个月里深爱过一个女人

但那时一种不可能的爱,

一种一日天堂十日地狱的爱。

从此他浪迹天涯,在所到之处呆上几个月

没有在爱过别的女人,因为她们。

最多也只是可爱、可能爱的;

他不再有痛苦或烦恼,因为没有痛苦或烦恼

及得上他的地狱的十分之一,

他也不再有幸福或快乐

追求或成就,因为没有什么

及得上他天堂的十分之一,

唯有一片持续而低沉的悲伤

在他生命底下延伸,

像静水深流。

他觉得他这一生只活过三个月,

它像一个漩涡,而别的日子像开阔的水域

围绕着那漩涡流动,被那漩涡吞没

他跟我说这个故事的时候,

是一个临时海员,在一个户外的酒吧。

我在想,多迷人的故事呵,

他一生只开了一个洞,不像别人,

不像我们,一生千疮百孔。

我料想他是打算这样了,这首诗形容他也再合适不过了,这种人似乎不应生在这个时代,这个物欲横流,爱情只是自私居多,合适为主的时代,他深情又纯粹,因为喜欢,因为一生只想爱一个人,哪怕这是不可能的爱,他也甘愿如此漂泊,柏拉图式的情感观,这是幸还是不幸。

故事到这就结束了,作为一个记录人,我文笔差的太多,故事很平凡,比之伟大的也太多太多,甚至都不算一段正常的感情,只不过是故事的主人公,这种深情的模样,我确实有被感染到。因为那种不顾一切哪怕一辈子守候的感觉,再也没有在你我身上出现过了,就像诗里最后一段,他一生只开了一个洞,不像我们,一生千疮百孔。

只愿你经历磕磕绊绊后,在爱情里终能找到自己的归宿。

主营产品:反应釜